您現在的位置: 論文網 >> 經濟學論文 >> 中國經濟論文 >> 要素投入還是要素升級:影響中國經濟增長的因素分析論文

要素投入還是要素升級:影響中國經濟增長的因素分析

出處:論文網
時間:2019-02-10

要素投入還是要素升級:影響中國經濟增長的因素分析

  改革開放以來,我國歷經了三十多年的年均10%以上的經濟增長,成為世界經濟發展史上的一個奇跡。改革開放30多年的持續高速增長以要素驅動和投資規模驅動為主要特征,幾乎無限供給的勞動力是該模式的前提條件,甚至是根本原因(蔡?P,2013)。但是,勞動力投入、資本形成、技術進步、人力資本、信息化都是經濟增長的重要因素,各要素對經濟增長的貢獻隨著我國經濟發展階段不同而有相應的變化。隨著人口紅利等傳統競爭優勢的不斷減弱和國際經濟環境的動蕩變化,特別是2012年以來,中國經濟發展進入“新常態”,傳統的依靠投資、消費和出口拉動經濟增長的模式已經難以為繼,資本積累速度下降、人口紅利消失和“干中學”技術進步效應消減影響了經濟增長速度(中國經濟增長前沿課題組,2014),中國經濟發展進入了增速換擋期和結構調整期,塑造新的經濟增長動力必須要建立新的競爭優勢,經濟增長的持續性、協調性和平衡性亟需加強。

  一、 關于中國經濟增長動力的文獻綜述

  影響經濟增長的動力因素分析就是將經濟增長分解為勞動、資本、技術進步等不同因素貢獻的測算過程。關于我國經濟增長動力的文獻主要從要素投入、要素升級、制度變遷和全要素生產率等4個方面展開研究。

  要素投入主要是指勞動力、資本、基礎設施等經濟增長模型中最早使用的影響經濟增長的因素。幾乎所有關于經濟增長影響因素的文獻中都會涉及到相關的要素投入指標。長期以來,中國的經濟增長主要表現為由大量資本、能源和原材料以及勞動力投入推動。中國的經濟增長從投入產出關系看,都屬于數量擴張型的(石磊,1994),世界銀行(1998)估計,物質資本的增長可以解釋37%,勞動力數量增長和質量提高可以解釋17%,勞動力部門轉移可以解釋約16%。但是,在20世紀50年代,經濟學家們就已經發現資本與勞動力兩種生產要素并不能完全的解釋經濟增長。

  

  要素升級主要是指在要素投入中所對應的將同質的要素區分為不同質量水平要素的投入,包括人力資本、技術進步、信息化水平等從質量上衡量經濟增長的影響因素。在技術進步方面,主要是通過研究技術引進和技術創新兩個角度來研究對經濟增長的影響。如王小魯等(2009)通過考察自主創新對全素生產率的影響來判斷技術創新對經濟增長方式轉變的影響。在人力資本方面,人力資本的衡量一般是通過受教育年限來替代,王小魯等(2004)、賴明勇等(2005)的研究都認為教育在促進經濟增長、縮小地區差距中發揮了重要的作用。

  制度變遷主要是指非投入因素對經濟增長的影響,包括城市化、市場化、對外開放度等影響因素。這些影響因素不是從直接投入來影響經濟增長,而是通過制度上的變革而引起的變化。樊綱等(2011)認為1997年~2007年,市場化進程對經濟增長的貢獻達到年均1.45個百分點,這一時期全要素生產率的39.2%是由市場化貢獻的。城市化伴隨著各類要素由鄉村向城市集中,促進了實物資本和人力資本的快速積累,形成了經濟增長的動力。出口導向是我國經濟增長中的重要特征,對外開放使我國能夠發揮比較優勢,促進技術轉移,從而提高生產率。

  

  全要素生產率是指通過計算增長余值得到而不能觀察到的所有因素所帶來的增長。一般來說,生產資源的優化配置和技術進步都能帶來全要素生產率的提升,而生產要素的量的投入一般不會帶來全要素生產率的提高。比如,技術進步、人力資本提升、市場化改革能夠提高全要素生產率。Chow和Li(2002)發現1978年以后TFP大約以每年3.0%的速度增長,對中國經濟增長的貢獻為32%,Bosworth和Collins(2008)則發現20世紀90年代TFP對經濟增長的貢獻份額高達54.7%。

  二、 要素投入與要素升級拉動經濟增長的機理

  經濟增長的過程,從本質上來說,取決于兩個方面的因素:一是生產要素投入量的增加,二是生產要素的配置效率提高,包括除要素投入之外其他引起生產函數發生變化而使經濟增長率提高的因素。前者可以概括為要素投入,后者則指要素升級。要素投入是指生產要素投入“量的增加”,勞動、資金、土地等資源的投入屬于此類;要素升級是指生產要素“質的提升”,技術進步、人力資本提升、信息化、知識增長屬于此類。在生產函數和經濟增長理論中,要素投入量的增加可直接增加產量或促進經濟增長;要素升級通過提高要素生產率增加產量或促進經濟增長(李佐軍,2016)。

  但是,要素投入并不能完全的決定經濟增長,索洛模型中的余值就是勞動力和資本所不能解釋的經濟增長部分。勞動力增長和資本增長要遠遠低于經濟增長的幅度,而且在同樣水平勞動力和資本稟賦下,不同國家或地區表現出完全不一樣的經濟增長水平。這樣,對勞動力和資本的品質就逐漸進入到解釋經濟增長的范圍當中,同樣數量的勞動力和資本,改善品質能夠大幅度的提高經濟增長,既可以包括人力資本的提升,也可以是物質資本累積所帶來的技術進步和信息化水平改善。人力資本也可以看作是勞動力,技術進步和信息化水平也屬于物質化的資本。   

  ?木?濟增長理論來看,現代經濟增長文獻大致可以分為新古典經濟增長理論、AK類型增長理論和R&D類型增長理論,在新古典經濟增長理論中,外生參數的變化具有水平效應,沒有增長效應,而新增長理論,無論是AK類型的還是R&D類型的,最顯著的特征是外生參數的變化具有增長效應(舒元,徐現祥,2002)。20世紀80年代中期出現的新增長理論,將技術進步視為經濟系統的內生變量,突破傳統經濟增長理論中以資本和勞動力等要素稟賦和要素投入增長為基礎的研究框架。要素投入會面臨要素報酬遞減和要素增速減緩的過程,那么就會導致經濟增長速度的放緩。要長時期的保持較高的經濟增長速度,依靠要素投入是不可能實現的。只有依靠要素升級,改變生產可能性曲線,同樣數量的要素能夠實現更高水平的經濟增長。當今世界經濟增長中各國經濟增長率和人均收入水平差距越來越大主要是由于知識、技術和人力資本積累存在巨大差異。同時,要素升級還能夠帶來全要素生產率的改變。

  技術進步是經濟增長的動力,而且能夠影響經濟增長的方式,通過提升全要素生產率水平拉動經濟增長。但是,技術進步也不一定能夠影響經濟增長,從技術創新或技術引進到生產技術的進步,中間還有許多環節面臨不確定性,比如機會成本、路徑以來、逆向溢出、要素稟賦、吸收能力等因素的影響(唐未兵等,2014)。

  人力資本是一個國家經濟持續增長的基本因素。人力資本對經濟增長起促進作用,人力資本存量通過知識積累來影響技術創新,最后提高全要素生產率。初級教育和高級教育都能促進經濟增長,初級教育作為生產要素直接促進最終產出,高級教育則通過加快技術創新與模仿的速度提高全要素生產率。

  隨著信息產業的崛起,信息化對經濟增長的作用越來越明顯。信息技術革命改變著傳統結構和增長方式,能夠調整產業結構使其升級換代,能夠實現傳統產業的信息化,優化勞動力和資金的使用,提高生產效率,促進經濟增長。

  三、 改革開放以來中國要素投入和要素升級拉動經濟增長的實證分析

  根據數據可獲得性,本文選擇1985年~2014年我國30個省、自治區、直轄市(因西藏自治區數據完整性較低,本文不予考慮)的經濟增長源泉進行分析。影響經濟增長的因素可以分為3類,一類是勞動力和資本,屬于要素投入因素,第二類是技術進步、人力資本和信息化水平,屬于要素升級因素,第三類是城鎮化率、市場化水平和對外開放度,屬于制度變量。因此,在回歸模型中,因變量為GDP,自變量包括勞動力(Lab)、資本(Inv)、技術進步(Tec)、人力資本(Hc)、信息化水平(Inf)、城鎮化率(Urban)、市場化水平(Market)、對外開放度(Openness)、電力消費(Ele)、貸款余額(Loan)、貨運量(Freight)等指標。勞動力和資本是C-D增長模型中影響經濟增長的主要因素,屬于要素投入性質的影響因素。為了衡量要素投入和要素升級之間的差異,本文引入了技術進步、人力資本、信息化水平。為了解決勞動力和資本等指標對GDP的內生性問題,本文引入“克強指數”中的用電量、貸款余額和貨運量這3個指標。同時,引入城鎮化率、市場化指數、對外開放度這3個控制變量。

  從表1的回歸結果可以看出,勞動力供給和固定資產投資每增加1個百分點,經濟總量分別要提高0.451和0.159個百分點,而技術進步、人力資本和信息化水平每提高1個百分點,經濟總量分別提高-0.007 67個百分點、0.120個百分點、0.072 9個百分點。因此,我國經濟增長的主要動力仍然是以勞動力和投資為主,技術進步對經濟增長的影響并不明顯,人力資本和信息化水平雖然是經濟增長的動力,但是并不如勞動力和投資的影響明顯。

  考慮到1985年~2014年長達30年的期間內,我國經濟發展經歷了多個階段,中國經濟與國際經濟逐步接軌,國際經濟波動對中國經濟的影響越來越大,特別是2001年加入WTO和2008年的金融危機,對我國經濟發展沖擊較大。因此,本文將1985年以來的發展階段分為2001年及之前、2001年以來和2008年以來三個時間段,分別回歸分析影響經濟增長的主要因素。

  從表2可以看出,三個階段中影響經濟增長的因素變化較大,從2001年前后比較來看,勞動力的影響因素在下降,投資、技術進步、人力資本、信息化水平的影響因素都明顯增大,影響經濟增長的因素逐漸從要素投入向要素升級轉變。2008年以來,要素投入影響經濟增長的程度仍在不斷下降,要素升級的影響力不斷提升,特別是人力資本的影響能力不斷增強。但是,2001年以來信息化水平的影響能力有所下降。制度變量中,城市化的和市場化的作用仍然較大,對外開放度的作用相對較為穩定。總體來看,要素投入在經濟增長中仍然占有較為重要的影響,要素升級的重要性也在不斷加大,制度變量則一直處在相對重要的位置。但是2008年的經濟危機以來,要素投入的重要性有所增加,而要素升級的影響力在下降。

  同時,我國地區之間經濟發展差距仍然較大,影響各地經濟增長的主要因素存在一定差異。按照通常的做法,將我國劃分為4大區域。

  從表3可以看出,影響各地區經濟增長的主要因素各不相同,但是勞動力和信息化水平仍然在各地區之間都有較為顯著的影響。東部地區的主要影響因素是勞動力、投資、信息化水平,中部地區則為勞動力、技術水平、信息化水平,西部地區則包含了所有5個影響因素,東北地區則包括除技術進步外的其他4個影響因素。要素投入仍然是中部、西部和東北地區經濟增長的主要影響因素。在制度變量中,城市化對中部、西部地區經濟增長具有重要影響,而對東北地區則有一定的負面影響,對東部地區影響并不明確,市場化水平對東部和中部地區影響較大,對外開放度則僅在東部地區有較為明顯的影響。總體來看,各地區的經濟增長仍然是以要素投入為主,但是與經濟發展水平相關,東部地區要素升級對經濟增長的影響要大于其他地區,而制度變量在中部、西部和東北地區仍然有較大的影響。   四、 推進要素升級,促進供給側改革

  要素投入與要素升級是拉動經濟增長的兩個主要方面。前者通過生產要素的投入量來影響經濟增長,后者主要是通過提高全要素生產率來影響經濟增長。要素投入主要是新古典經濟增長理論下的經濟增長模型,在AK和R&D增長理論中,將技術進步、人力資本、信息化水平等因素逐步內生于經濟增長理論當中,對于現實經濟增長的解釋性要高于新古典經濟增長理論。

  長期以來,大部分文獻分析對我國經濟增長的主要影響因素一直都是以要素投入為主,通過要素升級影響全要素生產率而拉動經濟增長的作用并不明顯,而且在不同的階段有較大的差異性。本文通過研究發現,1985年以來,影響我國經濟增長的主要因素是以勞動力和投資為主,要素升級在經濟增長中的作用有限,僅人力資本有較為明顯的影響。制度因素在經濟增長中的作用也較為明顯。分時間段來看,在2001年加入WTO之前,要素投入對經濟增長的影響較為明顯,2001年以后,要素投入對經濟增長的影響有所減弱,要素升級的重要性不斷加強,但是2008年金融危機以來,要素投入對經濟增長的影響又進一步加強。分地區來看,中部、西部和東北地區的要素投入對經濟增長的作用仍然較為明顯,要素升級對經濟增長的影響也要強于東部地區,制度因素在4??地區之間的影響差異較大。因此,要持續的拉動經濟增長,應該要從要素升級和制度因素這兩方面著手:一是要進一步加大技術和信息化在生產中的應用,加強技術創新和技術引進,推進對新型技術的應用;二是要進一步擴大中部、西部和東北地區的市場化和對外開放度進程,要從制度著手,破解影響資源優化配置的瓶頸;三是要進一步加快調整對勞動力和投資的依賴,要將拉動經濟增長的動力逐步轉向要素升級,通過要素升級提升全要素生產率來拉動經濟增長。

要素投入還是要素升級:影響中國經濟增長的因素分析

論文搜索
關鍵字:要素 中國 中國經濟 投入 因素 增長
最新中國經濟論文
人口老齡化對中國經濟的影響
從房地產泡沫中論中國經濟結構的轉型
論改革開放后高儲蓄、高投資對中國經濟增長
供給側改革與中國經濟發展
低碳經濟與中國經濟發展模式轉型研究
資源錯配、結構變遷與中國經濟轉型
要素投入還是要素升級:影響中國經濟增長的因
中國經濟史研究需以新歷史觀指導
中國經濟增長影響因素的實證分析
中國經濟發展過程中貧富差距問題淺析
熱門中國經濟論文
美國次貸危機對我國出口企業的影響分析
2008年金融危機是個機會
淺析影響中國經濟發展的主要問題及對策
淺談人民幣升值對我國經濟的影響
國際金融危機對中國經濟的影響及對策研究
試論金融危機對中國經濟的影響
金融危機背景下和諧勞動關系問題的思考
當前中國經濟政策的思考
關于當前中國經濟問題的思考
經濟全球化對中國經濟發展的影響及對策
河北十一选五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