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 論文網 >> 哲學論文 >> 美學論文 >> 淺談悲劇《俄狄浦斯王》的美學特征論文

淺談悲劇《俄狄浦斯王》的美學特征

出處:論文網
時間:2019-03-29

淺談悲劇《俄狄浦斯王》的美學特征

  古希臘悲劇作家索福克勒斯的《俄狄浦斯王》,被公認為希臘悲劇代表作,被亞里士多德稱為是“十全十美的悲劇”。整部劇籠罩在一片靜穆中,像命運的鐘擺一下下敲擊著人的靈魂,最終走向既定的結局,而噴涌而來的矛盾與沖突――殺父娶母,遺禍城邦,及其連帶而來的“憐憫與恐懼”,在最后俄狄浦斯刺瞎雙眼,以自責洗清自己的過錯后,歸于和解,達到了徹底的凈化。為何這部悲劇能帶給人如此強烈的審美經驗?本文將從三個層面審視其美學特征,來找尋答案。

  一、悲劇性對象是有價值的生命

  悲劇在人物塑造上往往具有其非常性質,往往超出一般人之上,像普羅米修斯,是半人半神的;像希波呂托斯,具有格外高尚的品格;像麥克白,雖然是壞人,卻有極大的意志力量。在《俄狄浦斯王》中的俄狄浦斯同樣具有非常性質,他出身高貴,擁有非凡的智慧,性格剛毅勇敢,他是忒拜城的救世主,破解了獅身人面怪獸的謎語,解救了忒拜。在往后十幾年中,他以英明偉大的君主形象統治著忒拜。而當忒拜城遭受瘟疫,其更是一心要解救他的城邦于困苦之中,不顧一切地追查兇手,要為城邦清除污染,可以說是集人類理想的出眾品質于一身。

  就是這樣偉大崇高的君王,遭受的卻是最殘酷的命運,他不顧一切要為城邦清除的污染正是他自身。一直以來盡力避免逃避的宿命最終還是找上了他,他在無意間殺父娶母,釀成了無法挽回的罪惡。當真相大白時,曾經被宙斯的祭司稱為“我邦的君王”,將祭壇稱為“你的祭壇”,被視為與天神平起平坐的俄狄浦斯,成為了“最可憐的”、“為天神所憎恨”的人。

  而戲劇的觀眾或者是讀者目睹了整個過程,目睹縈繞在他身上的宿命逐漸浮出水面,充斥著觀眾或者是讀者的是一種強烈的悲劇快感,是對主人公悲劇命運的心靈震顫。同時真正撥動他們內心最敏感神經的東西,是悲劇性對象身上閃爍著的熠熠生輝的悲劇精神。俄狄浦斯一直在奮力反抗,不停地逃避這個神諭告訴他的可怕命運,在竭力避免殺父娶母的宿命。但他的孝心、他的反抗適得其反, 使他一步步走向了宿命,最終卻在勝利中失敗了。但即便是如此,俄狄浦斯以更為崇高的精神重生:他為了自己更為了民眾不惜追查出自己就是兇手的可怕事實, 更放逐了自己,他勇于面對殘酷現實的精神和他永不放棄的反抗精神, 震撼人心, 給人以面對現實的勇氣和激勵,這成就了他的涅?重生。正是這種抗爭本身才使得悲劇性具有偉大的意義,而英雄氣概也正產生于這種對命運的抗爭。

  二、悲劇性在激烈的社會沖突中得以表現

  悲劇性作品藝術地揭示的正是人類生活中必然存在的人與自然、人與社會、人與自身的各種沖突,悲劇性情節就是在激烈的、復雜的矛盾沖突中逐一展開的。沖突是悲劇性作品重要的特征之一,可以說,沒有激烈的沖突就沒有悲劇性。

  在《俄狄浦斯王》中沖突的雙方自然是俄狄浦斯和命運,但雙方各自的有其合理性和片面性,并構成了難以調和的矛盾。這部劇的前因是拉伊俄斯(俄狄浦斯之父)誘拐佩洛普斯之子克律西波斯出走,不料他出走不久就自殺了,為此佩洛普斯詛咒拉伊俄斯不得好報,天神宙斯給予拉伊俄斯被自己兒子殺死的命運以示懲罰。從單方面來宙斯因拉伊俄斯的錯誤而給予他懲罰是合理的;作為一個勇敢智慧的人,俄狄浦斯的存在也是合理的。但宙斯的片面性在于他通過俄狄浦斯這個無辜的人來懲罰拉伊俄斯,而俄狄浦斯的片面性在于他是拉伊俄斯的兒子。這樣,就形成了一種不可調和的矛盾沖突,正是這樣倫理道德雙方的“沖突論”,使得該劇悲劇意義深遠,同時也奠定了俄狄浦斯毀滅的必然性。

  俄狄浦斯的駭人命運是神定的,其最大的悲劇在于不相信命運的神力,想用個人的意志對抗命運,因而免不了個人的失敗和毀滅。這無疑激發了人們對其命運的憐憫,及其連帶的恐懼。因為其悲劇不在于他弒父娶母,而在于他的不知情。他不過是上帝手上的一枚棋子,早已定好命格。那些所謂的如果,看似驚險,可以避免,而實際上都無法避免。這樣的安排激發了人們對宿命的恐懼――即便拼盡全力,在萬能的神面前也無濟于事。

  但正是因為此,才張顯了俄狄浦斯的偉大――“其對被預定本質的否定”。在命運面前,他始終是反抗者的姿態,甚至說其反抗命運是存在先于本質。他始終試圖去牢牢把握自己的命運,在與強大命運抗爭的過程中體現了作為一個人的尊嚴和勇氣。他的這種勇于同命運作斗爭,并且在公眾面前為自己承擔責任的舉動是人對“主體性”的追求,是人的生命激情的迸發。

  正是主人公毀滅的必然性和其對被預定本質的否定、對強大命運的反抗使整部劇的于倫理道德雙方的“沖突論”中綻放出人性的光輝,激起人類情感的共鳴和升華,從而促進人類在歷史道路上的前進。

  三、悲劇性的結局是在否定中肯定有價值的生命

  車爾尼雪夫斯基認為:“悲劇是人的偉大的痛苦,或者是偉大人物的滅亡。”在《俄狄浦斯王》中是極端的被否定的結局,甚至被西方稱為“大流血”的結局。

  在真相面前,皇后也就是俄狄浦斯的親生母親選擇了自殺,俄狄浦斯則刺殺了自己的雙眼,踏上了自我放逐的道路。他沒有逃避也沒有祈望得到原諒,這最后的一搏將他反抗命運的壯舉發展到了極致。如果說俄狄浦斯此前的所有選擇,事實上也是為命運所趨使,而自懲則是一次完全自主的行動。其最終以血的代價換取了人的尊嚴,贏得了真實的自我。

  同時,自懲也是俄狄浦斯作為一個具有理性的人的體現。“我的罪惡除了自我擔當以外,別人是不會沾染的。”盡管“弒父殺母”是他無意中犯下的罪過,他卻勇于承擔。這不僅僅是為自己,也是為了他人,為了城邦。就像他做了國王而面對瘟疫一樣,“你們每個人都只為自己悲哀,不為旁人;我的悲痛同時是為了城邦,為自己,也為你們”。這種對責任的自覺承擔,這種大無畏的犧牲精神再一次深深震撼了觀眾。“‘這個恐怖是我的,’他喊道,‘除我之外無人能有足夠的力量來承受它’。”俄狄浦斯以巨大的勇氣面對了真實的自我,以自責洗清了罪孽,成為了依靠自我力量的“人”的典型。

  俄狄浦斯的行為是悲壯的,又是高貴的,他無辜地承受著命運的打擊,面對不可改變的命運仍奮起抗爭,捍衛人的尊嚴與榮譽,這是“知其不可為而為”的大無畏英雄氣概,體現了人性的偉大和崇高。正是他令人感動的崇高態度,使他的生命從廢墟中折射出光芒和價值,也深深感動了眾人,使人們從結局的否定中肯定了他和他精神的價值。

  《俄狄浦斯王》是一部不朽的經典之作,其藝術魅力跨越千年仍熠熠生輝。但時至今日《俄狄浦斯王》仍是一部充滿不確定性的悲劇,其美學特征絕不是僅從三個層面就可說盡的。但從這三個方面分析其美學特征也算是管中窺豹,于這一瞥中領略了這部不朽的經典之作的美學藝術。

淺談悲劇《俄狄浦斯王》的美學特征

論文搜索
關鍵字:美學 悲劇 特征 狄浦斯
最新美學論文
淺談悲劇《俄狄浦斯王》的美學特征
從翻譯美學視角看漢英散文翻譯
宗白華的精神人格與美學之路
論休謨美學中的“審美趣味標準”
對李澤厚實踐美學的梳理
康乾七十二景的由來及美學評價
論海德格爾建筑美學思想*
論宗炳及其《畫山水序》的美學思想
論孔子美學思想的悲壯美
長陽南曲文詞的美學風貌
熱門美學論文
什么是美學
美的本質探討
藝術與現實的美學
關于人性、人道主義、人情味和共同美問題
尼采的審美人生觀
從社會實踐看“共同美”
審美現代性與日常生活批判
論科學美及科學審美作用
中國傳統倫理審美諧和論
魯迅對孔子及其美學思想的評說
河北十一选五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