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 論文網 >> 證券金融論文 >> 公司研究論文 >> 淺談我國公司法人格否認制度論文

淺談我國公司法人格否認制度

出處:論文網
時間:2019-03-30

淺談我國公司法人格否認制度

  一、我國公司法人格否認制度的概念和特征

  根據我國《公司法》第20條第3款之規定,所謂公司法人格否認制度,也即“揭開公司的面紗”是指在特定條件下,限于法人和特定第三人之間的有問題的法律關系,可以置法人法律上的獨立性于不顧,而將法人視同法人成員,從而向法人成員追究法人的責任。其實質是對股東有限責任的一種補充與發展。

  公司法人人格否認制度具有以下的特征:

  1、公司法人人格否認制度所適用的對象只能是已經合法成立、享有獨立法人資格、且該獨立人格及股東有限責任又被濫用的公司。

  2、公司法人人格否認制度只適用于個案中的特定法律關系,其法律效力不涉及該公司的其他法律關系,且并不影響該公司作為一個獨立實體合法的繼續存在。

  3、公司法人人格否認制度是對一種對法人人格被濫用后的事后司法救濟途徑。

  二、我國現行公司法人格制度在實踐之中的問題

  以制定法的方式揭開公司的面紗,對于防止公司獨立人格被濫用起到了重要的作用。但是由于《公司法》20條只是原則性規定,過于抽象以致實踐中難以操作,主要表現在以下幾點:

  (一)、第20條第3款與第64條的關系不明

  2005年,我國將一人公司制度納入《公司法》的領域,并就一人公司可能出現濫用公司法人格的情形作了特殊規制。《公司法》第64條之規定實質上屬于舉證責任倒置,將舉證責任由原告債權人轉移到被告股東從而有利于債權人的訴訟請求。然而該舉證責任倒置只適用于財產混同的行為,對于是否還須就20條第3款中的其他要件即主觀目的和客觀損害結果負舉證責任,我國理論學界一直存在著爭議。一種觀點認為,第64條獨立于第20條第3款而存在,只需財產混同這一行為要件即可。另一觀點認為第20條第3款與第64條是一般條款與特別條款的關系,在適用64條時,還需就主觀目的與客觀損害結果負舉證責任,而此時的舉證責任在何方,法條也沒有給出明確的規定。

  (二)、我國公司法人格否認制度之債權人范圍不確定

  適用公司法人格否認制度的主體為債權人,這在學界和司法實務中均無爭議,然而對于債權人的范圍卻眾所紛紜。有學者認為僅適用于合同之債[1],有學者認為除了適用合同之債,也包括侵權之債和稅務等特殊類型的債務[2],也有學者經實證研究分析發現,我國的法人格否認制度不僅適用合同之債也適用侵權之債,但是尚未擴展到其他特殊債務領域[3]。各級法院出于對公司法人格否認制度濫用的擔心,在適用時對于債權人的范圍界定敬小慎微,往往范圍極為狹窄。

  (三)、我國公司法人格否認制度之適用范圍不確定

  適用范圍是“揭開公司面紗”的核心所在,亦是司法實踐中濫用公司法人格否認制度的缺口。有學者提議,最高人民法院應當以司法解釋的形式提供一個清單,列出法院在審理公司法人格否認案件時應當考慮的各種因素。[4]筆者認為此提議有其合理性。在司法解釋中列出若干種具體的標準,不僅對于實踐中的司法審判起指導性的明示作用,也能遏制濫用公司法人格否認制度的行為。

  三、我國公司法人格否認制度的應然適用

  (一)厘清20條第3款與64條的關系

  20條第3款規定在公司法總則部分,應當作為一般規則,而第64條是被規定于有限責任公司一人公司的特別規則一節中,與20條第3款之規定應該是一般規則與特別規則的關系。筆者認為在適用一人公司的法人格否認制度時應當注意以下幾點:一是當一人公司與股東財產發生混同時,即適用64條的特殊規制且要求一人公司的股東能證明自己的財產與公司的財產相分離,否則即對公司的債務負連帶責任;二是若一人公司出現的是其他濫用公司法人格的行為,仍適用20條3款之規定,且舉證責任應在原告方;三是適用64條時,20條3款之規定的其他要件亦要適用,比如債權受到嚴重的損害,且舉證責任仍在原告。

  (二)確定債權人的范圍

  鑒于我國引入該制度的時間并不長,筆者認為其范圍不宜過寬。在現階段,請求適用法人格否認制度的主體應該限于債權人。鑒于法人格否認制度的立法本意針對的是所有不承擔民事責任、不履行民事義務的行為,而不限于合同之債,且從國外揭開面紗的案例類型可見,其最初立法意圖乃指向侵權義務,因此債權人的范圍應包括合同之債和侵權之債,現階段不應擴展到其他特殊債務領域。

  (三)確定我國公司法人格否認制度的具體適用范圍

  為了增強公司法人格否認制度之適用確定性,可對我國各地近些年的法人人格否認案例進行歸納,在司法實踐中,具體的適用范圍主要包括以下幾種情形:

  1、濫用公司人格欺詐債權人,諸如作虛假陳述等,是美國法院創設的揭開公司面紗判例中的主要適用情形之一。這在我國的司法實例中也幾乎無爭議,在此情形下應當適用該規制。

  2、公司人格混同是適用公司法人格否認制度的一個最重要的理由,包括了人事混同、業務混同、財產混同三種情形。而在實務中,法院在審理公司法人格否認案件時,對于財產混同的關注度遠高于人事混同和業務混同案件。在一人公司情形下,其本身的行為要件即包含了財產混同。因此筆者認為在此情形下揭開公司面紗的可能性較高。

  3、公司資本顯著不足即實際注冊資本與經營規模和經營性質相比較顯著不足,這是國外揭開公司面紗的一個重要的理由,但筆者認為在我國難以適用。究其原因有二:一則由于2005年我國在修訂《公司法》時,大幅度地降低了公司的最低注冊資本要求,使得公司的設立幾乎沒有任何實質性障礙,而致債權人在舉證公司資本不足時極為困難;二則對于顯著的界定,實務中很難把握。因此筆者認為對于資本顯著不足之情形,因其在實踐中難以適用,可以不予考慮。

  4、過度控制是指公司實際上已經喪失獨立表達意思的能力,被債權人完全操控。然而過度控制的判定在實踐中難以掌控,比如集團公司在實施一些整體的運作方案時,不可避免地會控制經營、調配資金,而這并非過度控制。只有在集團公司實施的方案,如占用公司的資金卻又不能及時歸還以致其中的任何一個公司受到實際的損害,方構成過度控制。[5]

淺談我國公司法人格否認制度

論文搜索
關鍵字:公司法 人格 制度 我國 公司
最新公司研究論文
淺析公司人格否認制度
淺析高管團隊內薪酬差距和公司績效及治理結
子公司以母公司名義與員工簽訂勞動合同的法
淺談我國公司法人格否認制度
我國林業類上市公司經營績效評價研究
道德視角下的公司治理
論我國的公司人格否認制度
我國公司經理制度初探
融資受限公司的可持續增長率探析
基于08―12年數據淺析河北建投能源公司資本
熱門公司研究論文
對我國上市公司關聯交易現狀的思考
我國上市公司的資本結構與代理成本問題分析
上市公司重組研究
上市公司配股行為的研究
《上市公司審計風險面面觀》
出資欺詐的訴訟途徑
《銀企信用扭曲的根源與治理》
經濟全球化背景下跨國公司的戰略調整淺析
公司治理與資本結構優化問題分析
中國跨國公司國際競爭力創新策略
河北十一选五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