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 論文網 >> 證券金融論文 >> 公司研究論文 >> 子公司以母公司名義與員工簽訂勞動合同的法理評析論文

子公司以母公司名義與員工簽訂勞動合同的法理評析

出處:論文網
時間:2019-03-31

子公司以母公司名義與員工簽訂勞動合同的法理評析

  一、案情簡介

  2013年6月,宋某在招聘網看到上海甲公司正招聘員工,遂向該公司投遞了簡歷。次日,宋某通過上海甲公司的面試后,該公司拿出兩份勞動合同,但合同上用人單位主體并非上海甲公司而是深圳乙公司,宋某當即表示不愿簽此合同。上海甲公司解釋說自己是深圳乙公司在上海的“分公司”,且上海甲公司所有員工都是與“總公司”簽訂勞動合同。宋某信以為真,便簽下了這份勞動合同。

  11月29日,上海甲公司突然致電宋某并將其辭退。宋某無奈之下,前往當地工商部門查詢該公司檔案材料,結果發現上海甲公司系深圳乙公司的子公司而并非分公司。宋某認為自己上當受騙,為維護合法權益,宋某決定申請勞動仲裁,請求裁決上海甲公司向自己支付因未簽書面勞動合同而引起的二倍工資差額。

  二、本案問題

  本案中宋某的仲裁請求能否得到支持,關鍵在于如何處理如下兩個問題:問題一,上海甲公司在簽訂勞動合同時是否存在欺詐行為?問題二,上海甲公司作為子公司,不以自己名義而以母公司名義與員工簽訂勞動合同,勞動關系歸屬如何認定?

  三、法理分析

  (一)問題一的法理分析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貫徹執行〈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若干問題的意見》第68條規定:一方當事人故意告知對方虛假情況或者故意隱瞞真實情況,誘使對方當事人作出錯誤意思表示的,可以認定為欺詐行為。因此,欺詐行為的成立應具備如下構成要件:行為人主觀上系故意;行為人客觀上實施了虛構事實或隱瞞真相的行為;該行為導致相對人產生錯誤認識;相對人基于錯誤認識作出不真實意思表示。【1】

  本案中:根據工商檔案,上海甲公司實為深圳乙公司的子公司,可在簽訂勞動合同時卻說成分公司,虛構事實、隱瞞真相不言而喻;宋某發現勞動合同上用人單位是深圳乙公司時表示不愿簽訂,只是在上海甲公司虛假解釋后,宋某信以為真才簽,表明宋某系受到欺詐后產生錯誤認識進而作出不真實意思表示;上海甲公司虛假解釋行為在主觀上對應的只能是故意,過失不可能對應積極欺騙。因此,將上海甲公司的行為依法認定為欺詐,爭議不大。

  《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合同法》(下稱“《勞動合同法》”)第26條規定:以欺詐、脅迫的手段或者乘人之危,使對方在違背真實意思的情況下訂立或者變更勞動合同的,該勞動合同無效。無效勞動合同是自始無效,表明雙方當事人自始未簽勞動合同,即宋某與深圳乙公司之間不存在勞動合同。此時,如果宋某之前是在深圳乙公司工作,則可依據《勞動合同法》第28條規定(“勞動合同被確認無效,勞動者已付出勞動的,用人單位應當向勞動者支付勞動報酬。”)進行處理。可是本案,宋某自始自終都在上海甲公司工作,且甲公司作為子公司系獨立法人,那么本案就不能簡單依據《勞動合同法》第28條處理。筆者認為,分析本案之前,首先應對問題二進行合理認定,即子公司以母公司名義與員工簽訂勞動合同的勞動關系如何歸屬。

  (二)問題二的法理分析

  關于問題二中的事實勞動關系是歸屬于子公司還是母公司,學界存在爭議。

  有學者認為,法律法規并未禁止用人單位派員工至異地工作,亦未禁止用人單位在異地招聘員工為其關聯企業服務,深圳乙公司作為上海甲公司的母公司有權統一管理上海甲公司員工、財務,甚或經營。因此,宋某與上海甲公司不存在勞動關系。

  筆者認為不然,對問題二的處理實際上包含了對公司法人獨立性和母子公司法律關系這兩個前提性問題的界定。

  關于公司法人獨立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第36條規定,法人是具有民事權利能力和民事行為能力,依法獨立享有民事權利和承擔民事義務的組織。據此,獨立法人資格涵蓋:獨立享有民事權利、承擔民事義務;法人民事權利的范圍包括其人事、財務、經營等各方面,獨立自主作決定,不受股東(母公司)干預;獨立承擔民事義務要求法人以自己名義履行義務,當然包括以自己名義簽訂勞動合同。

  關于母子公司法律關系,筆者認為其實質上只是股東與公司關系,即母公司是子公司的股東(法人股東),履行股東出資等義務,享有法定股東權利。法定股東權利包括資產收益、參與重大決策和選擇管理者等,且投票表決是股東享有權利的唯一手段,即通過投票表決影響公司決策而不能隨意擴大為股東有權統一管理公司各方面。在法律上,母公司對子公司的股東權不能因為母公司身份而享有任何法外特權,母公司必須尊重子公司的獨立地位。從權責對等原則看,股東僅以出資為限承擔有限責任,那么與該有限責任對等的權利就不應被無限擴大,應限于法定股東權利范圍內。【2】

  法律法規雖未禁止用人單位派員工至異地工作以及在異地招聘員工為其關聯企業服務,但是法律卻要求公司作為獨立的法人主體,應以自己名義參與民事活動,包括以自己名義與員工簽訂勞動合同。法無禁止即自由這一投機取巧、鉆法律漏洞的行為,應當限于法律對某一行為的任何角度都未禁止且無正面要求。只要有任一法條對該行為提出了正面要求,就應當肯定法律對該行為的反面進行了禁止性的規定。試想,如果獨立的公司法人連招聘員工都不以自己名義進行,那么整個社會管理又如何能體現針對性、民事活動又如何能體現誠信、市場又怎能穩定有序發展?同時,這位學者還提到深圳乙公司作為母公司有權統一管理上海甲公司的員工、財務,甚或經營。這種觀點顯然是忽視法律規定的主觀臆斷,是不尊重法律賦予子公司的獨立地位、肆意擴大法定股東權利的表現,最終導致母子公司作為兩個獨立法人卻建立了權責不對等的法律關系。

  綜上所述,本案中上海甲公司作為獨立法人依法有義務以自己名義與宋某簽訂書面勞動合同,未簽書面勞動合同的,不影響勞動者與實際用工單位之間事實勞動關系的成立,事實勞動關系應歸屬于宋某與上海甲公司。

  四、本案處理意見

  通過上文分析我們得出兩點結論:上海甲公司欺詐宋某并與之簽訂勞動合同;宋某系與上海甲公司建立了事實勞動關系。

  根據《勞動合同法》規定:用人單位自用工之日起即與勞動者建立勞動關系;建立勞動關系應當訂立書面勞動合同;已建立勞動關系未同時訂立書面勞動合同的,應當自用工之日起一個月內訂立書面勞動合同。用人單位自用工之日起超過一個月不滿一年未與勞動者訂立書面勞動合同的,應當向勞動者每月支付二倍工資。

  所以,本案應作如下處理:1、上海甲公司欺詐行為成立,認定宋某與深圳乙公司之間的勞動合同無效;2、認定上海甲公司與宋某之間沒有依法簽訂書面勞動合同,上海甲公司應向宋某支付勞動關系存續期間的二倍工資差額。

子公司以母公司名義與員工簽訂勞動合同的法理評析

論文搜索
關鍵字:子公 母公司 法理 勞動合同 子公司 名義
最新公司研究論文
淺析公司人格否認制度
淺析高管團隊內薪酬差距和公司績效及治理結
子公司以母公司名義與員工簽訂勞動合同的法
淺談我國公司法人格否認制度
我國林業類上市公司經營績效評價研究
道德視角下的公司治理
論我國的公司人格否認制度
我國公司經理制度初探
融資受限公司的可持續增長率探析
基于08―12年數據淺析河北建投能源公司資本
熱門公司研究論文
對我國上市公司關聯交易現狀的思考
我國上市公司的資本結構與代理成本問題分析
上市公司重組研究
上市公司配股行為的研究
《上市公司審計風險面面觀》
出資欺詐的訴訟途徑
《銀企信用扭曲的根源與治理》
經濟全球化背景下跨國公司的戰略調整淺析
公司治理與資本結構優化問題分析
中國跨國公司國際競爭力創新策略
河北十一选五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