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 論文網 >> 證券金融論文 >> 銀行管理論文 >> 巴塞爾協議Ⅲ——地方商業銀行的枷鎖還是機遇論文

巴塞爾協議Ⅲ——地方商業銀行的枷鎖還是機遇

出處:論文網
時間:2019-04-02

巴塞爾協議Ⅲ——地方商業銀行的枷鎖還是機遇

  地方商業銀行植根于地方經濟,對一個地方的經濟發展尤其是在填補大銀行的市場空隙、為中小企業融資等方面起著重要作用。Laurence H.Meyer的研究也表明,地方中小企業在選擇主要的服務銀行時,更傾向于選擇當地的地方商業銀行:中小企業盡管其規模不大,業務卻比較頻繁。所以,地方企業更傾向于選擇地方銀行以降低交通成本,節省時間。隨著近年來國家對擴大內需,加快農村城鎮化的要求,中小企業也迎來了一個迅速發展的新時期。地方商業銀行在加快自身發展的同時,也承擔起了為中小企業提供融資的重要責任。

  2010年9月12日,隨著《巴塞爾協議Ⅲ》的通過,中國銀監會又發布了《中國銀行業實施新監管標準指導意見》。這一意見的實施,對當前陷入經營困境的地方商業銀行來說究竟是枷鎖還是機遇?是會進一步地阻礙地方商業銀行的發展,還是會促使地方商業銀行改革創新,走出當前的經營困境?這些問題都值得我們思考。

  一、地方商業銀行的發展現狀

  從2011年年報來看,我國地方商業銀行資本充足率為15.3%,高于國內商業銀行整體的12.7%和大型商業銀行的12.8%;核心資本充足率為13.7%,高于商業銀行整體的10.2%和大型商業銀行的10%。基本滿足了“中國版巴塞爾協議Ⅲ”的要求。因此,從短期來看,“中國版巴塞爾協議Ⅲ”對地方商業銀行資本的影響不大。

  但是從長遠來講,我國國內經濟增長在很大程度上依賴于商業銀行的信貸供給。為滿足國內經濟增長的需要,商業銀行的信貸規模也需要保持一定的增長速度。從2011年的年報來看,地方商業銀行資產總額為9.98萬億元,較去年增長21.7%,負債總額為9.32萬億元,較去年增長26.5%;存款和貸款都保持著高速增長。我國地方商業銀行貸款總額超過4萬億元,較去年增長約34%;存款總額超過7萬億元,較去年增長約28%。面對近年來資本金約束的強大壓力,地方商業銀行主要是通過發行次級債、利潤留存以及增資擴股來補充資本金。嚴格的新資本充足率標準正在逐漸引導地方商業銀行從過去的規模擴張型外延式發展模式走向質量擴張型內涵式增長之路,從而促進地方商業銀行更多地去調整業務結構、強化管理、創新服務。地方商業銀行今后也不得不在控制貸款增長速度的同時,提高資本的內生性補充。

  盡管近年來地方商業銀行發展取得了較好的成績,但是地方銀行在四大商業銀行高度壟斷、外資銀行入駐我國、地方政府介入干預的背景下,經營環境更加復雜,不少地方銀行只能在夾縫中謀生存。歸其原因主要有以下幾點:

  (一)先天資本不足

  大部分地方商業銀行是由原來的城市信用合作社改制重組而成,歷史包袱沉重使其難以滿足《巴塞爾協議Ⅲ》中關于資本充足率的要求。根據銀監會發布的《中國銀行業實施新監管標準指導意見》,非系統重要性銀行應于2016年年底前達標,滿足8%的最低資本充足率。這對于部分地方商業銀行來說,可能會面臨兼并或倒閉的風險。

  (二)資產質量較差

  由于大多數地方商業銀行是由以前的城市信用社重組構成, 這也使得地方商業銀行承接了城市信用社在過去不規范經營時期所積累下來的大量不良資產。近年來,盡管地方商業銀行不良貸款率保持著以往的下降趨勢,但這種趨勢已經結束。從2011年四季度末數據來看,地方商業銀行不良貸款率由2010年四季度末的0.9%降至0.8%,低于國內商業銀行平均水平1.0%;其中,次級類、可疑類和損失類不良貸款比率均為0.2%。不良貸款余額連續下降的趨勢于2011年一季度結束,2011年一季度末不良貸款余額為333億元,較2010年四季度末增長7億元;2011年四季度末不良貸款余額為339億元,較2010年四季度末增長13億元[1]。這部分不良貸款, 大多數地方商業銀行也只能通過自身利潤沖銷和地方政府資產置換這兩種方式來處置。而部分地方商業銀行連年虧損,根本沒有核銷不良貸款的能力。

  (三)缺乏正確的市場定位

  地方商業銀行處于四大銀行和外資銀行的夾縫中間,在資產質量、科技人才、盈利水平、營業網點以及金融創新等方面處于明顯的競爭劣勢。大多數地方商業銀行在客戶、產品、經營區域的定位上也與國有銀行相趨同,并沒有找準自己的市場定位。

  (四)風險管理機制欠缺

  許多地方商業銀行缺乏長遠的發展眼光,招聘的人才也僅在于滿足其粗放型的拉存款放貸款業務上,缺乏高素質的風險管理專業人員。地方商業銀行全面風險管理體系的缺失,特別是在利率風險、市場風險、操作風險方面缺乏對各類風險的認識和科學的管理手段使得地方商業銀行難以吸引到優質客戶資源,從而陷入了惡性經營循環。

  (五)經營模式單一

  大多數地方商業銀行的經營活動局限于所在的城市,缺乏向外拓展的眼光。地域的限制使得地方商業銀行在資金使用上過分地集中于當地企業,這種對當地客戶過于依賴的現象,顯然不利于地方商業銀行分散風險。

  二、中國版巴塞爾協議對地方商業銀行的影響

  金融危機過后,我國金融監管當局加快金融監管改革的步伐,提高抵御風險的能力。2011年2月銀監會推出四大監管工具,制定我國銀行業監管的新框架,被業內稱為“中國版巴塞爾協議III”。通過仔細研究“中國版巴塞爾協議Ⅲ”可以發現其在借鑒了《巴塞爾Ⅱ協議》的風險分類和監管方法的基礎上,又有了明顯改進,這些對當前地方商業銀行的發展也產生了較大的影響:   (一)細化核心一級資本要求,實施差別監管

  “中國版巴塞爾協議Ⅲ”意圖大幅提高商業銀行的資本整體質量,尤其提高一級資本中除普通股以外的其他資本工具的質量。通過建立統一的資本計算方法與口徑,改變原有的較為混亂的計算方法。這就要求當前的地方商業銀行要真正地優化核心資本,通過增資擴股、靈活進行轉股、發行資本工具、利用利潤留存等多渠道來補充資本金,以增強地方商業銀行在應對風險時的吸收風險損失的能力。

  (二)引入了杠桿率要求、預防表內外杠桿率的過度累積

  《巴塞爾協議Ⅲ》對地方商業銀行的影響主要體現在對資本緩沖的要求上,即建立2.5%的資本留存緩沖和0%-2.5%的逆周期資本緩沖。目前,地方商業銀行距離2.5%的資本留存緩沖要求尚存在較大的差距。由于大多數地方商業銀行是非上市銀行,以存貸款為主要融資來源,在杠桿率的限制下經營將比較困難。總體來看,短期內銀行的信貸擴張會受到限制,利差收入占比較高的銀行盈利增長將會放緩,但從長期來看,這會進一步促使我國銀行業從傳統信貸業務向多元化的綜合經營模式轉變,有助于增強中國銀行業的穩定性[2]。

  (三)下調了零售類、微小企業貸款資產的風險權重

  在堅持審慎監管原則的同時,“中國版巴塞爾協議III”對零售類、微小企業貸款資產的風險權重進行了下調。這將促進地方商業銀行在選擇客戶時更多地向零售業、微小企業傾斜,有利于地方商業銀行的客戶結構作出一些改變。

  (四)對流動性的進一步要求

  《巴塞爾協議Ⅲ》從短期和長期兩種期限的壓力情景考慮設置了流動性覆蓋率(Liquidity Coverage Ratio,LCR)和凈穩定資金比率(Net Stable Funding Ratio,NSFR)兩個動態的指標,對資本監管要求作出有效的補充[2]。我國商業銀行的融資以吸取存款為主,這兩個指標的推行將對銀行業帶來較大的沖擊,尤其在風險管理控制上帶來了更大的挑戰。而地方商業銀行相對于四大銀行來說吸收存款能力顯然處于劣勢地位,其所受的沖擊將會更大。地方商業銀行為了生存,必將通過糾正銀行自身期限錯配問題來改變當前的負債融資結構。

  三、對地方商業銀行未來發展方向的探索

  在以上分析的基礎上,我們認為《巴塞爾協議Ⅲ》的出臺,對于地方商業銀行的發展既是一次機遇,又是一場挑戰。為此,我們提出了幾點關于地方商業銀行發展方向的建議:

  (一)多渠道補充資本

  新資本協議的發布意味著眾多地方商業銀行為了生存必然要通過多渠道的融資方式來進行補充。如上市、提留資本公積、發行次級債券等方式豐富資本的補充來源。

  隨著金融行業對外開放的日益推進,通過引入境外戰略投資者不失為一種補充資本的好方法。甘小豐應用隨機前沿方法(SFA)分析了近年來地方商業銀行通過引入外資銀行來改善股權結構不合理、公司治理差、資本缺乏以及創新能力不足等問題,明顯提高了銀行的效率[3]。地方商業銀行可以通過引進外資來實現股權的多元化和改善公司治理結構,引進先進理念和風險管理技術,拓展視野,提升品牌價值。

  (二)設立村鎮銀行 推進跨區域發展

  跨區域經營不僅有利于風險控制,而且可以在原來的發展基礎上穩步推進,形成區域輻射。然而由于地方商業銀行的跨區域經營開展時間較短,缺乏相應的經驗,難以將本地市場的地緣、人脈優勢遷移到新的市場,因此無論通過開設分支機構的跨區域經營還是通過收購其他金融機構來擴大經營范圍,都面臨著嚴峻的挑戰。同樣,跨區域經營更隱藏著很多不可預知的風險。

  在當前地方商業銀行跨省籌建分行擱淺的背景下,發起設立村鎮銀行也不失為一種方法[1]。在當前國內促進城鎮化建設的道路上,通過發起設立村鎮銀行不僅可以突破地域限制,實現跨區域發展,更可以實現“從農村包圍城市”,挖掘更多的客戶市場,從而改善經營業績。

  (三)服務中小、服務地方

  從客戶選擇上來講,地方商業銀行仍應以中小企業作為主要的定位方向。中小企業是一個極富有商業價值的群體,中小企業一直存在融資難、融資成本高的問題,因此中小企業的金融服務存在廣闊的發展空間。從地方商業銀行自身的特點來講,地方商業銀行的從業人員大部分來自當地,能夠有效地降低信息不對稱,避免“逆向選擇”和“道德風險”,更容易監督、跟蹤貸款使用情況,減少信貸風險。另外,地方商業銀行決策機制相對靈活,更適合中小企業“短、小、頻、急”的融資需求[4]。

  (四)創新產品與服務

  當今的金融環境日新月異,地方商業銀行之前定位的“三個服務”已不能滿足市場的需求。地方商業銀行應該積極適應金融環境的變化,密切關注國家宏觀調控政策要求,加強業務創新,積極發展表外業務,成為發展區域經濟和新農村建設中的主力軍。

  (五)加強風險意識

  地方商業銀行長期受政府約束較多,且本身的用人機制、風險管理機制存在一定問題。為了滿足當前新資本協議的要求,實現地方商業銀行更快更好的發展,地方商業銀行應大量引進具有豐富風險管理經驗的人才,建立健全風險控制機制、成本核算機制和營銷管理機制,從而實現對各業務的專業經營和獨立核算,增強本身的防范風險能力。

巴塞爾協議Ⅲ——地方商業銀行的枷鎖還是機遇

論文搜索
關鍵字:巴塞 巴塞爾 商業銀行 枷鎖 機遇 協議
最新銀行管理論文
銀行卡業務法律風險防范對策研究
巴塞爾協議Ⅲ——地方商業銀行的枷鎖還是機
國有上市銀行股票市場分形特征研究
影子銀行助推中小企業融資的對策探析
淺析城市商業銀行供應鏈融資產品及其風險
浦發銀行中間業務發展研究
中國不同類型銀行的中間業務的比較研究
我國商業銀行投資研究
分析中央銀行貨幣政策的目標與政策效果
淺析我國的“影子銀行”體系及監管模式
熱門銀行管理論文
我國網絡銀行業務發展對策研究
關于商業銀行內部控制的分析與思考
我國商業銀行的會計風險與防范
發展我國商業銀行個人理財業務的思考
商業銀行操作風險的成因及其對策研究
商業銀行消費信貸的風險分析與對策研究
我國商業銀行個人理財業務發展探析
銀行改革――當前中國金融改革的重中之重*
銀行風險及金融監管
來州市工商銀行信貸風險的防范和化解
河北十一选五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