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 論文網 >> 經濟學論文 >> 國際貿易論文 >> “一帶一路”發展下中國和新加坡區域經濟合作新格局論文

“一帶一路”發展下中國和新加坡區域經濟合作新格局

出處:論文網
時間:2019-09-12

“一帶一路”發展下中國和新加坡區域經濟合作新格局

  近幾年,“一帶一路”的話題熱度持續高漲,僅2018年互聯網相關話題發文量高達3090萬篇,“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成為最受關注熱點事件之一。新加坡地處馬六甲海峽與新加坡海峽等核心亞洲航道中,是“一帶一路”的沿線國家,同時也是貫穿亞歐非以及大洋洲的海上運輸樞紐。“一帶一路”戰略下隨著中新經貿合作的逐漸深入,我國與新加坡政府之間在科技環保、金融教育文化等各個領域中的合作項目都取得了新的成果。因此,如何在新時期維持中新經濟走廊的穩步發展,特別是如何促進中新經濟合作模式的優化升級,成為了深化與東南亞各國跨國次區域經濟合作發展所面臨的重要任務與長期課題。研究中新區域經濟合作關系,不僅彌補了中新經濟關系的理論空白,也給予中南亞經濟探究范疇加入新的思路。

  一、中新區域經濟合作發展現狀

  (一)中新貿易合作發展現狀

  從貿易總額來看,近十年來,中國與新加坡的貨物貿易額呈現波動增長趨勢。自2013年“一帶一路”戰略計劃的提出,將兩國貿易合作推向了一個更高的層次.除2016年以外,中新貿易總額在2014-2018年中都大約在八百億美元。在貿易差額上,我國的貿易順差地位顯著,而且順差的走向是波動遞增的。盡管中新雙邊貿易快速發展,兩國貿易潛力仍沒有得到充分發揮,兩國貿易地位不對稱。我國和新加坡出口對于彼此的依附程度總體較低,而且我國出口對新加坡的依附度要超過新加坡出口對我國。主要是由于改革開放的逐步深入以及對外開放水平的明顯提升,我國經濟迅速發展,不斷加強與美國、歐盟等經濟強國的貿易往來,在2010-2018年間,中國出口對新加坡一國的依賴度明顯減弱,在“海上絲綢之路”的倡議提出之后才有所緩解,在近兩年來趨于平穩。我國是新加坡對外貿易的主要合作者,在2007-2018年雙方的貿易總額在新貿易總額中所占據的比例平均在25%以上。從2013到2018年,我國一直都是新加坡的第一貨物貿易伙伴,同時也是第二大服務貿易合作者。雖然兩國貿易總額在中國貿易總額中的占比相對較小,但該指標仍然維持在2%左右,說明新加坡在中國對外貿易的發展過程中具有重要作用。

  從中新貿易商品結構來看,中新雙邊貿易以勞動密集型工業制品為主,初級產品占有一定的市場份額,技術和資本密集型產品和未分類商品所占比例較少。初級產品在全部貿易商品當中占據的比例出現平緩上漲的走向,在2014年達到30.22%(240.94億美元)的高峰,近兩年有所回落。比較中新貿易在初級產品上的進出口變化趨勢,我國從新加坡的進口量大于出口量,特別是食品和活畜類產品的進口自2014年得到了顯著提高。技術密集型產品(SITC5和SITC7類)在十二年間的占比平均7.05%,并呈現出先下降再回升的變化趨勢。從2007年至2010年期間,此類產品的占比持續下降,技術密集型產品的貿易發展持續躊躇不前。2011年,我國七大戰略性新興產業集體爆發,尤其是新材料、新能源汽車和高端裝備制造業等行業得到了突出的進步,這一年也成為了技術密集型產品貿易復蘇的轉折點,化學制品、機械和運輸設備的進出口量均穩步增長,但與其他類產品相比,技術與資本密集型產品貿易占比仍然太小。勞動密集型產品(SITC6和SITC8類)所占比重在十年間不斷下降,它在中新雙邊貿易中占據主導地位,平均占比高達60.42%。與新加坡相比,我國大量的廉價勞動力賦予了勞動密集型產品極大的比較優勢,在此類商品的貿易中,中國對新加坡的出口量遠遠大于中國從新加坡的進口量。未分類的產品(SITC9類)平均占比不大,呈現不斷增長的趨勢,在2012-2018年連續七年間比重均超過8%,以攝影設備、醫療器械為主。

  (二)中新投資合作發展現狀

  首先,中國對新加坡投資現狀。根據新加坡國家統計局匯總的新加坡吸引外資數據,中國對新加坡的直接投資總額呈現不斷增長的趨勢,由2007年的3.98億美元到2018年的35.5億美元,十二年間直接投資總額增長了8.92倍。中新自貿協定簽訂以來,我國對新加坡的投資規模進入了飛速發展的階段, 2011-2018年期間,我國對新加坡直接投資總額分別為32.7億、15.2億、20.3億、20.3億、28.1億、104.5億、31.7億、63.2、35.5億美元,呈現出持續增長的趨勢,且在2015年增長幅度較大,投資規模突破100億美元。新加坡作為一個比較成熟的經濟體,主要經濟功能是包括金融管理、物流、人員流動和貿易等方面的區域樞紐,其經濟發展重點在地區的發展引領。中新兩國在“一帶一路”的戰略合作中包括三個行業,即硬件設施、金融管理、人才培訓和培養。受“一帶一路”戰略的影響,我國對新加坡的投資重點聚集在貿易、石油、航運以及電力等行業,近幾年來在金融、管理和信息咨詢方面的投資合作也開始起步。

  其次,新加坡對中國投資現狀。根據我國商務部統計年鑒匯總的我國利用外資數據,新方對我國直接投資總額呈現波動增長的趨勢,是我國重要的投資合作伙伴。除了在2009年、2014年及2016年新加坡對我國的直接投資總額有小幅度的回落,2010年至2013年間投資規模間歇性增長,分別達到54.3億、61億、63.1億、72.3億美元,同比增長分別為50.83%、12.34%、3.44%和14.58%。新方對我國的投資領域廣泛,從早期的房地產開發和餐飲行業,近年來將投資重點逐漸向服務業、電力、海運及金融等領域。隨著我國西部大開發的興起,新加坡對我國的投資區域也發生了改變,從我國的沿海領域逐步轉向了西部及東北地區。    再次,中新雙邊投資的特點。通過中新雙方的投資規模比較可以看出,兩國投資合作處于不對等的地位,在利用外資的能力上差距很大。從兩國利用外資規模比較來看,新加坡利用外資的總額是遠大于中國的,并且在十年內飛速發展,迅速擴大與我國的差距。2014年新加坡利用外資總額約為我國利用外資總額的1.73倍。從兩國雙邊投資的戰略地位上看,新方對于我國吸引外資的重要性是大于我國對新方的重要性的。報告期內,新對中的直接投資占中方利用外資總額的比重一直在3%-6%范圍內小幅度波動,2010-2013年間此比重持續穩定增加,是新加坡對中國投資發展的增長階段。而中對新的直接投資占新利用外資總額的比重一直較低,在2015年的高峰值達到5.46%。從2015年開始中國對新加坡的投資地位一度下滑,直至2018年才有所回升。

  二、中新區域經濟合作模式探討

  (一)跨國區域合作模式的選擇

  1.自由貿易協定模式。2006年,我國與新加坡就自由貿易區的成立展開談判,兩年之后,也就是 2008年10月23日,兩國將《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和新加坡共和國政府自由貿易協定》正式簽訂,自此以后兩國作為合作伙伴深入開發市場。隨“一帶一路”戰略計劃的提出,中新自貿協定的全方位升級也在被打破, 2017年10月,在新加坡進行了第四輪的升級協商,雙方在有關投資、原產地規則、貿易救濟以及其他規則議題等方面進行協商,并達成統一。

  自從建立了中新自由貿易區,兩國取消了關稅、消除貿易壁壘,雙方的市場結構從壟斷慢慢的變成了完全競爭,其壓力迅速增加,讓雙方企業加快創新研發的步伐,提高產品質量與服務質量,進而達到了資源的高效配置,形成更加良性的市場競爭環境。其次,兩國的雙邊投資也因為自貿協定的簽訂而得到顯著的發展,中國企業在新加坡的工程承保業務逐年上升,在2018年的承包工程營業額達到了27.9億美元;兩國勞務合作也日益緊密,2018年末在新加坡的中國勞務人員達到9.7萬人,占在外勞務總人數的3.86%。

  2.跨國城市共建模式。1994年,在我國國務院核準后成立了蘇州工業園,地處蘇州市吳中區,是我國與新加坡第一個政府合作項目,該合作區占地八十平方公里,管轄三個縣,具有常住人口超過七十二萬。通過十年的快速發展期,截至2003年蘇州工業園區的主要經濟指標已經達到整個蘇州市1993年的水平,各媒體將其描述為“十年再造一個新蘇州”。該項目大獲成功的關鍵在于雙贏二字,新方充分發揮本國的資本及創新優勢,利用當時中國廉價的勞動力和土地成本,在資本中注入了新的力量,實現了資源的有效配置。而中國獲得了世界前沿的科技知識共享,把握人才培養和吸引外資的機會,成功將園區建設成為聞名全國的創新綜合試驗區。蘇州工業園的發展不僅使當地的經濟發展水平得到顯著提高,特別是在國內外都具有示范、領導和輻射的作用,隨后和宿遷市合作創辦了蘇州宿遷工業園區,與老撾合作了萬象綜合開發項目,而且與印度、以色列等各國各地區積極進行國際合作交流。

  隨著可持續發展的理念席卷各國,2008年,坐落于天津濱海新區的天津生態城項目開發計劃應運而生。天津生態城作為世界上首個由國家間開發建設的生態城區,不僅將綠色環保可持續發展的理念發揮到極致,依靠其強大的發展潛力吸引力眾多境外優質企業進行投資。中新天津生態城與吉寶集團共同投資建設了中新合資公司,其注冊資金為四十億人民幣,兩方各占比五成。而且,中方投資公司與新加坡各優質企業一起成立了涉及生態城能源、建設、市政以及環保等四個領域的專業公司。中新生態城區具有地理優勢,濱海新區中央大道,西、南方向和薊運河相連,北部與津漢快速路相連,交通便捷,能源供應保護條件更好,可容納40萬居民,提供就業21萬人,計劃投資500億,綜合收益3000億,將于2020年全面建成。

  3.跨國經濟走廊開發模式。中國-新加坡的經濟走廊的兩個起始點在南寧和昆明兩個城市,經過東南亞各國,連接到新加坡公路與鐵路網,以物流、人流以及信息流和資金流當做發展基礎,結合貿易投資、產業發展等各方面,雙方做到優勢互補,各個區域之間的合作發展成立了跨國陸路經濟帶,即南新經濟走廊(南寧-新加坡)和昆新經濟走廊(昆明-新加坡)。

  截止到2012年,從南寧到新加坡的公路幾乎全部投入使用,廣西開通了南寧到友誼關的高速路,而且防城至東興的高速路也投入施工,另外取得準許開通至越南的國際道路運輸路線共計24條,其中有十條已經使用。目前南寧到新加坡經過越南的榮市、老撾的他曲以及泰國的那空拍農的公路全程在3600公里左右,相當部分是一級和高速公路,沿線地勢平坦,物產豐富。南新沿海線鐵路規劃建設完畢之后全長共計5100公里,此鐵路建成之后,北部和我國鐵路網連接,南部和新加坡相接,將會成為太平洋西岸的東亞大陸橋。

  根據《云南對接中國(昆明)新加坡經濟走廊及沿線重點園區合作研究》的剖析,昆明-新加坡經濟走廊途經各國園區高達上百個,而且云南園區也已進入建設中。得益于跨境園區合作的蓬勃開展,經濟走廊的沿線各國與地區的經貿水平都獲得較大的提升。2015年,中國(昆明)新加坡經濟走廊,包括沿線的東南亞五國進出口貿易額在云南對外貿易總額中占比達44%,云南企業在上述五國中的實際投資在同期所有對外實際投資中的比重高達70%。

  (二)“一帶一路”沿線城市與新加坡的經濟聯系強度分析

  “一帶一路”包括北線、南線以及中線,途經我國琿春、延吉、長春、北京、鄭州、西安、烏魯木齊、泉州等數個城市。隨著“一帶一路”戰略計劃的提出,各沿線城市與新加坡的經濟聯系強度不斷加強,沿海發達地區與新加坡的經濟聯系強度更緊密,空間互動潛力更大。根據地理位置劃分,以長春為代表的東北地區和以烏魯木齊、蘭州為代表的西北地區與新加坡的經濟聯系強度最弱,其次為以北京、鄭州、連云港為代表的華北、華中、華東地區。這些地區位于“一帶一路”的北線及中線沿線,很難與新加坡直接產生空間上的交互共鳴。而泉州、福州、廣州、海口以及北海五個城市在“一帶一路”南線中處于核心地理位置,是連接東南亞與南亞之路的經濟樞紐,它們與新加坡的經濟聯系強度遠超過其他城市,其中,以廣州的聯系最為緊密。廣州作為我國首批沿海開放城市,其人均GDP在2012年便突破了10萬元大關,近幾年受“一帶一路”戰略計劃影響,經濟快速發展,人均GDP在2018年時高達157668元。廣州在珠江三角洲的北源地帶,南部與粵港澳大灣相連,和新加坡的直線距離只有近2540公里,仰仗其獨特的地理優勢和強大的經濟實力,將為新加坡提供很大的經濟合作舞臺。   三、結論及政策建議

  (一)結論

  第一,中新雙邊貿易與投資地位不對稱,商品結構與投資范疇依然有完善的余地。在貿易合作方面,我國貿易發展水平與新加坡相比具有較大的優勢,新加坡與我國的貿易合作在新方對外貿易中占據重要地位。兩國貿易主要是勞動密集型產品,其次是初級產品,而資本與技術密集型產品所占比例較低。在投資合作上,新加坡吸引外資能力遠超我國,新加坡是我國外資來源的重要伙伴國家。兩國雙邊投資領域多集中于房地產、電力、海運等傳統行業,在金融、人才培養、信息管理等領域仍有很大發展空間。

  第二,中新區域經濟合作模式具有多樣性與時代性的特點。隨“一帶一路”戰略計劃提出,兩國合作模式能夠順應時代發展轉型升級。自中新建交以來,兩國先后實現了自由貿易協定模式、跨國城市共建模式和跨國經濟走廊開發模式的合作。由最初以吸引外資、發展現代工業為目的的蘇州工業園,到秉持可持續發展理念的天津生態園,再到大數據時代以互聯互通為主題的重慶戰略性項目,兩國政府間合作項目與時俱進,不斷優化升級。

  第三,以廣州為代表的沿海發達地區與新加坡經濟聯系緊密,給予中新兩國的深入合作帶來新契機。泉州、福州、廣州以及海口和北海五個城市作為“一帶一路”的南線城市,憑借其優越的地理位置和領先全國的經濟發展水平,在構建與新加坡的城市引力模型中表現出了優異的空間互動潛力。

  (二)政策建議

  首先,加快中新兩國商品貿易構造的完善升級,將貿易重點從勞動密集型變成資本與技術密集型產品。另外我國產業正處于轉型升級階段,人口紅利的優勢逐漸消失,勞動密集性產品在國際市場上的競爭力日益削弱,改善兩國貿易商品結構的問題迫在眉睫。只有大力發展高附加值的高新技術產業,加強資本與技術密集型產品的跨國流動,才能促進兩國貿易在國際市場上的良性競爭,保持國內新興產業的蓬勃發展。

  其次,順應“一帶一路”戰略發展要求,加強兩國在硬件設施、金融管理、人才培養方面的投資合作。新加坡是區域金融中心,對于跨國人才培養具有充分的經驗,而且新加坡國立大學李光耀公共政策學院、南洋理工大學、新加坡公共服務學院等均具有專業的培養優質人才的人員和基礎設施。在新時代的合作中,我國應充分發揮自身的資金優勢,加強與新加坡在金融管理、人員培訓行業的合作,互惠共贏。

  最后,確定中新跨國區域中的城市發展定位、重新組建空間構造,完善產業架構,深化我國沿海發達地區與新加坡的跨國次區域經濟合作。以廣州作為核心城市,協同帶領“一帶一路”沿線城市以及周邊地區的合作發展。全面發揮核心城市的影響作用和帶頭作用,推動資源、人員的跨國流動,形成開放型跨境經濟帶,進而達到由點至軸、從軸至面的跨國區域經濟合作和發展。

“一帶一路”發展下中國和新加坡區域經濟合作新格局

論文搜索
關鍵字:新加坡 經濟合作 中國 一帶 格局 一路
最新國際貿易論文
廣東省跨境電商發展存在的問題與對策分析
農業國內支持與國際貿易爭端:一個案例的分
我國鮮切花出口發展的現狀、問題與對策
“一帶一路”背景下中意經貿合作現狀、機遇
“一帶一路”發展下中國和新加坡區域經濟合
一帶一路戰略下國際航運與國際貿易的協同發
獨立學院《國際貿易實務》課程動態教學法的
解決國際貿易爭端的理性策略與具體方法
電子商務在國際貿易中的應用與發展措施
泰山啤酒有限公司(萊蕪)國際貿易部成立可行
熱門國際貿易論文
人民幣升值對進出口貿易的影響和對策
經濟全球化與貿易保護
淺析綠色貿易壁壘對我國農產品出口的影響
綠色貿易壁壘對我國對外貿易的影響與對策淺
國際直接投資與國際貿易的關聯性
國際貿易政策保護性研究及中國的對策
貿易全球化對發展中國家經濟的影響及我國的
也談國際貿易中的惡意綠色壁壘
電子商務對國際貿易的影響與中國的對策(B)
國際經濟形勢變化對我國出口貿易的影響分析
河北十一选五计划 三亚约车赚钱吗 南昌麻将全求人怎么胡 三板股票怎么赚钱 商业模式免费跨界赚钱 北京11选5 快乐赚28怎样全包赚钱 云南快乐十分 论坛禁止赚钱网盘 7m篮球比分下载红色 球探篮球比分直播 柬埔寨美女捕鱼生活 微信小程序微乐南昌麻将外挂 顺发彩票苹果 内蒙麻将打法 9A彩票游戏 靠谱的看视频赚钱软件吗